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惊鸿

【江周24h】爱情与金钱

文笔渣凑合看吧

国庆快乐呀各位

顺带 @阿昔心累不想说话 妹子你的点文w,正好写了一半就顺带参加了活动w见谅w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洒下,洒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远处高贵华丽的建筑依旧日以继夜地矗立在此。巴洛克式风格的豪华建筑也足以彰显出建筑背后主人的强大实力。“少爷,起床啦。”低哑温柔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周泽楷渐渐睁开双眸,眼中全被一个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男子占据。江波涛温柔的笑像往常一样令周泽楷的脸上爬上一丝妖艳的红。周泽楷瞬间清醒,将自己的脸向下埋入柔软的枕头中去,试图掩盖自己的羞涩。“别……少爷,额,别扭,马上起……”江波涛微微笑了笑,清亮眼中包含着不少的宠溺。识相地向后退了几步,微微欠身,“那么,少……额,小周,我先出去咯,快起来吧。”说完迈着步子优雅地离开了周泽楷的房间。周泽楷待江波涛离开后警惕地探头扫了扫房间,瞬间卸下了紧张的情绪,翻了个身仰面朝天。周泽楷眨巴着深邃的眼睛,脸上的红晕依旧没有退去。明明天天都能看见江波涛,自己看见他却依旧会脸红,似乎天方夜谭。周泽楷自暴自弃的把自己扔在床上,双手捂着脸颊,晃晃脑袋把多疑与羞涩都甩出脑袋,浑浑噩噩的拖着步子走出房间。

在S市,轮回集团一直是一个有钱任性的强大公司,而住在这栋建筑里的就是轮回家族的新一代掌门人(×)然而那位彬彬有礼,脸上带着国际标准友好微笑的管家就连周泽楷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似乎在他小的时候,那位文质彬彬的温柔管家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无论何时何地,似乎更像是自己粘着管家大人。然而问题是,他并不清楚这个管家是哪里来的,而且似乎这位管家从来没有要过工资,却总能准确的会意自己的意思。但是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感情?为什么看见他就会脸红,心跳加快,想依赖他。看到他对别人笑心都会一抽一抽的,哪怕笑的对象是他最尊敬的方明华前辈自己也依旧会感到不舒服。每当看到江波涛的笑容,哪怕是虚伪疲惫的伪装,周泽楷也会不由自主的咧开嘴角。周泽楷陷入困扰,但他愿意承受这单相思(?)的痛苦同时品味那一份卑微的甜蜜,只因为对象是江波涛,那个神秘莫测的管家江。

昏昏沉沉的来到华美的餐厅,拉开自己的座位坐下,轻轻点点头意思意思向方明华前辈问好,并没有马上拿起手机,只是放空自己,品味脑子里的一丝慌乱,和成正比的甜蜜与爱意。思考着却渐渐觉得自己早已坠进深渊,彻底沉醉在江波涛的温柔乡里中。“小周,早啊,想什么呢?”方明华歪头上下打量着周泽楷,表示疑惑。“啊?……没……”急急忙忙摆手否认懵懵懂懂的样子配上那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被前来送早餐的江波涛尽收眼底。

淡淡的玫瑰花香窜入鼻中,穿着妥帖的男人端着早餐信步而来。修长的手指托起白洁的餐盘,在周泽楷面前轻轻放下。骨节分明的手指映入眼帘,这才使周泽楷从自己的世界中回过神来,急忙抬头,却猝不及防跌入那深邃的双眸中,慌乱的移开视线,微低下头,耳尖不由自主的慢慢泛红,微微点点头表示谢意。江波涛嘴角的弧度越发深,微微欠身小心拉开周泽楷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一阵清爽的香味拂过周泽楷的鼻子,周泽楷晃了晃脑袋,故作镇定地捧起旁边的西班牙蒸汽咖啡轻轻嘬了一口,入口的苦涩感着实让整个人彻底清醒。被苦的愁眉苦脸,面前忽然飘出一盅精致的玻璃杯,淡紫色的液体配着漂浮在水面上的片片玫瑰花瓣显得格外吸睛,典雅又不失情调。玫瑰洛神花茶是标准的英式茶饮。细心的将玫瑰洛神花茶吹凉才将它放心给少爷饮用,嘴角微翘着看着旁边帅气的少爷兴高采烈地接过水杯意识到有些失礼微微低下头,轻轻抿着微凉的花茶,花茶顺着喉咙润滑下去,感觉唇齿流香,甜腻圆润。依旧是那丝温暖的笑容,双手接过周泽楷剩下的咖啡,随意的捧起,毫不在意的就着周泽楷喝过的地方轻轻抿了抿,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继续优雅地解决面前酥脆温润的拿破仑,时不时回过头满含深意地对着自家少爷翘起嘴角,看着周泽楷脸上的红晕以及微红的耳尖,满脸的宠溺与温暖。周泽楷感受到旁边的温柔注视,脸不争气地一点一点慢慢变红,因为原本就不喜交谈的性格将头底下来后并不会被同桌的方明华察觉到异常,却被江波涛尽收眼底,眼中的笑意越发深。方明华又怎么会没有察觉,早早地解决早餐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处理公务,走之前微不可查地回了回头,正好撞上江波涛探过来的眼神,两人轻轻扬了扬嘴角,心照不宣。淡然地和身旁的周泽楷有一句每一句的随意聊着,看着他磕磕巴巴低着头努力回答自己问题的可爱样子,江波涛心中欲望的火苗燃烧的更旺,勾了勾唇角,将注意力放回面前的早餐上。双手捧着杯子喝完最后一口被周泽楷抛弃的咖啡,浓郁的甘苦顺着喉咙滑下,温热的咖啡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回味却又甘甜香滑,实在是矛盾。抬眼看向周泽楷,见他心不在焉的捧着早已见底的玫瑰洛神,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前揉一把的冲动,嘴角的弧度是如此自然。优雅地起身,轻轻弯腰在周泽楷耳边低语:“小周,我去处理一下卫生问题,您要不回房再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来找你然后去公司?”那个您字虽然是如此轻淡,但是被周泽楷准确的捕捉,微微皱了皱俊俏的眉,轻轻张了张唇,却并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起身回房,准备继续思考那个沉重的问题,顺便按照惯例收拾收拾房间,准备准备今天公司的会议内容。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周泽楷连忙起身前去开门。“小周,准备好了吗,衣服还没换吗?不知道穿什么?我来帮你看看吧。”面前的人显然已经收拾过自己了,白色衬衣显现出清瘦挺拔的身形,黑色牛仔裤将原本就优美的腿形映衬的更加修长,外面松松垮垮的套着一条米色秋季长款风衣,整个人修长挺拔,伴随着淡雅的清香。周泽楷不知不觉的红了脸,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江波涛走近衣柜,修长的手指在衣柜里熟练的挑挑拣拣,时不时回头略带探究的上下打量周泽楷。江波涛的搭配能力十分出众,搭配总是恰到好处,惊艳而又耐看,总能根据不同人的特点搭配不一样的服装,周泽楷一直非常喜欢江波涛帮他搭配服装,可能也夹杂着一点点的私心。江波涛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套服装,几何衬衫配上修身西装裤,配上卡其色短风衣。江波涛将衣裳拿到周泽楷面前轻轻笔画,随即点点头,眼底的笑又深了几分。周泽楷接过来,红着脸撇了江波涛一眼,眼底的迟疑与懵懂清晰可见,出于本能的顺从,周泽楷低下头,开始脱睡衣,悄悄回过头打量江波涛的表情。江波涛一脸淡然,依旧是那丝淡淡的笑,略带玩味的看着他。伸手拿过那件黑白相间的几何衬衫,自然地往周泽楷身上套,走到他面前帮他将扣子一颗颗送入白色的小孔里,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拂过周泽楷的胸口,在周泽楷的心湖里激起一阵阵涟漪。微抬起头,猝不及防撞入江波涛深邃的眸子里,江波涛依旧淡然,嘴角的笑容若隐若现,在对上周泽楷眼眸的一瞬间笑容愈发深了几分,并没有周泽楷想象中的红晕,江波涛面不改色地继续低下头帮周泽楷打理着装,实则在欲望的汪洋大海中拼尽全力找寻最后一丝卑微的理智,过硬的心理素质以及良好的职业素养促使江波涛保持冷静。打理完上衣,周泽楷感激地朝着江波涛眨了眨眼,挤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江波涛照单全收,笑着将裤子递给周泽楷:“嗯,裤子少爷就自己穿吧。”随后向后微微退了退,识相地出了门。周泽楷摸了摸自己的脸,微微烫手的热度着实显现出自己对江波涛不一样的感情,然而江波涛喜不喜欢他就是一个谜了,他不擅长推敲别人的心思,更何况这是江波涛,只要他想瞒,就一定天衣无缝。然而江波涛刚刚都把自己看光了,神情却依旧淡然,这是不是意味着?周泽楷不敢想,迅速套上西装裤,捞起床上的短风衣匆匆出门。门外的江波涛看见周泽楷套上风衣莞尔一笑,径直走到玄关处换好鞋子,站在门口,双手捧着一条围巾。周泽楷换好鞋,呼吸一滞,原本空落落的脖子指尖忽然被柔软的羊绒覆盖,暖意传遍全身上下。温暖的呼吸打在周泽楷脸上,低沉温暖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小周,现在已经是晚秋了,要注意身体啊。”随即笑着出了门。

一阵温暖的风扑面而来,无数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穿缩在打印机办公桌和办公室的人们热火朝天地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径直奔向办公室,如同马不停蹄的普通职员一般开始忙碌的工作。月底似乎总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人事部忙着统计公司职员的工资增减,财务部人员手指舞动飞快,将月薪打入职员的工资卡中。径直走向办公室,江波涛顺其自然地走在前头,室内温暖的微风灌入敞开的风衣中,扬起风衣的下摆,显得更加飘逸,周泽楷一不小心看愣了神,就这么跟在江波涛身后跌跌撞撞地进了办公室。急促的铃声响起,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脱下外套就立刻快步走向办公桌,接起了桌上孜孜不倦工作的电话。轻放下电话听筒,江波涛转身就往门口走去,风衣半披在肩上,在即将离开办公室门口时转身扒拉着玻璃门向办公室里探头:“小周,我去财务部拿本月的工资成本利润和资金回笼的报告,顺便把本月的工资报告拿回来,你先,嗯,处理一下?然后准备一下等会儿的公司营销会吧。”说着对着周泽楷弯了弯嘴角,信步离开了办公室。周泽楷愣了愣,望着江波涛远去的背影轻声叹了口气,认命似的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冷色系办公桌上堆放整齐的各种各样的报告,细小的字整齐地排列在平整的白纸上,公司利润报表,公司走向筛选报表,公司投资方向等等各种各样的报表需要审核,上午的公司月底的营销会议也可是一月一度的噩梦,本就不善言辞但依旧需要适当发言,修长的双手扶上光洁饱满的额头,一手撑着头开始翻阅面前的纸张。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周泽楷懵懵懂懂地从报告中抬起头,江波涛依旧在昨天晚上贴心地为自己设好了手机铃声,防止公司营销会议迟到。抬头望了望门口,江波涛还没有回到办公室,周泽楷疑惑的挑眉,还是认命般抱起桌上刚刚整理好的报表走向会议室。敞亮的会议室一如既往还是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周泽楷走入会议室,微微皱眉伸手拉开正前方最特殊的那个位子,椅子没有被事先拉开,在自己座位的左右手边的方明华和江波涛也没有向以往一样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翻看面前的材料,更没有江波涛不时抬起头给予的微微一笑。焦急的探头希望可以捕捉到江波涛的影子,周泽楷将手举到眼前,瞟了瞟手上精致的机械表。

临近会议开始,江波涛和方明华一齐准时的抱着材料踏进会议室的大门,一如往常的淡定,拉开自己的座位将材料放在桌上,没有半点的不自然,江波涛微微瞟了眼对面的方明华,冲着周泽楷自然地咧了咧嘴角,无视掉周泽楷狭长深邃的眸子中毫不掩饰的疑惑,以及眼底那一点点微微的委屈,随即将视线放回周泽楷身后的屏幕上。周泽楷识趣地低下头,随意地翻看着面前的材料,只要江波涛想要瞒某件事,那么就必定滴水不漏,强大的心里素质与缜密细致的心思都使江波涛绝对不会在表情上让人察觉到蛛丝马迹,在往日无时无刻的接触中,江波涛也早就能抵御周泽楷无辜的眼神,更况且,周泽楷本就不善交流或是推敲旁人的心思。修长的笔杆在灵活的手指尖旋转,在骨节分明的手指间穿梭。江波涛一手转着黑色水笔,一手托腮认真地抬头仔细地扫视屏幕上简洁明了的PPT。面对各部门负责人的狂轰滥炸以及周泽楷投来的求助的眼神,江波涛微微笑了笑,笔尖顺着白纸黑字划过,温润低沉的嗓音回荡在会议室中,语言简练干净,却字字见血,绝对不多说一个没有意义的字。白色的衬衫妥帖地衬在皮肤上,不带一点褶皱,白衬衫的下摆一丝不苟地塞在笔挺的黑色牛仔裤中,简单明了。理清各种各样的问题,确定公司走向之后,会议也就走向收尾。整理好材料报表,江波涛嘴角噙着的笑容在温柔如水的目光接触到周泽楷微红的脸颊的一瞬间又深了一丝,抱起桌上的一叠文件,走向周泽楷,温柔地注视着周泽楷微红的侧脸,要不是文件满满当当地躺在怀里,江波涛一定会上前帮着自家少爷将文件理好。深邃的眸子似乎满含万千星尘,眼底里四分温柔四分深情还有两分隐隐的揣测。距离前所未有的近,甚至一不小心就会有身体的触碰,周泽楷红着脸低着头抱着文件回到办公室。若是仔细观察,江波涛有意无意的接近中带着若有若无的试探,不时地偏过头打量一旁少爷的反应,渐渐地,眸子中那抹淡淡的揣测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隐忍的欣喜与笑意。

“少爷,这是财务部本月的工资报表。”江波涛拿着报表走到周泽楷桌前,将报表放在办公桌上。办公桌后的周泽楷抬起头,却猝不及防撞进那两眸含笑而又深不见底地黑瞳中。青丝中闪过一丝妖艳的红,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周泽楷认真的拿着报表,努力掩盖住面部表情与小鹿乱撞的内心,轻咳两声:“江……你……额,工资都不领吗?”说罢,似乎感觉两人之间的姿势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起身站了起来,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后背却抵上了墙。江波涛微微笑了笑,方明华一本正经手脚并用的焦急样子在脑海中浮现,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几分。故作淡然地一手抵墙,两人的距离瞬间危险了起来,江波涛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周泽楷凹凸有致的锁骨上,暧昧的欲火瞬间将周泽楷精致的脸颊蒸腾的绯红,周泽楷略低下头,心脏似乎都要跳出来。努力调整面部表情,及时的抓住最后一丝卑微的理智,江波涛及时的控制住从心中燃烧的熊熊烈火,装作淡定地看着面前熟透的少爷,装作若无其事地回答周泽楷的问题,低沉暗哑的嗓音打在耳畔:“我不要工资,不过,既然少爷诚心要给,那么,就用少爷的余生来支付吧。”周泽楷愣了愣,脸上的绯色更深一层,被热火冲昏的大脑似乎停止了运作,眨了眨浮上一层薄雾的杏眼,渐渐读懂了管家的意思,心意瞬间相通,抬头吻上江波涛的薄唇,唇齿交融,辗转缠绵。

工作的酬劳就用一生来偿还吧。

分段辣鸡凑合看抱歉w

国庆快乐w

你看我都产粮了,SSR什么时候可以回到我的家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