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惊鸿

【江周】骑士之国的爱恋

19:00

飞机缓缓地移动,随着一声轰鸣瞬间离开地面冲向万米高空。

宽敞的座位,小巧的屏幕,永远噙着一丝微笑仪态端庄服饰妥帖的空姐,窗外永无止境的蓝天白云,可口的零嘴以及身边双腿曲折靠如同小兽一般蜷缩在自己身旁假寐的恋人,偏头打量着快要去见周公的恋人,勾起唇角伸出手将褪到腰部的毛毯拉上,手指神出鬼没地抚上人的唇角,轻轻摩挲,深邃的眸子中的温柔似是要溺死人。

陆止于此也,海始于斯也

Cabo da Roca,位于大西洋岸边的罗卡角属于葡萄牙的国界领土。“海草满头,海鸥在肩。”湿润的空气伴随着淡薄的咸腥扑面而来,翠绿幽静的峡谷,孤独矗立在视野中央的指示碑象征着Cape  Roca与众不同的地理位置。

汹涌澎湃的大西洋就在你的脚下,雪白的浪花拍打在暗藏杀机的礁石上绮丽壮观。

海风掀起两件近乎一模一样的米白色长款风衣,高耸的悬崖上飘起风衣的一角,江波涛的手臂从后方搂住周泽楷,乖顺地将毛茸茸的头靠在江波涛温暖的肩膀上,略长的刘海与鬓角的碎发被呼啸而来的海风吹的凌乱不堪,白皙修长的手指却总会不厌其烦地抚上脸颊仔细地整理好碎发。

海风的呼啸,怀抱的温度,周泽楷不自觉的眯起眼睛蜷缩起双腿往江波涛怀里缩。捉住恋人无从摆放的双手收拢在自己的温暖的手心中,轻轻摩挲了一会儿还是将双手放进自己宽大的风衣口袋。悬崖上的巨石上,米白色的长款风衣,颀长的背影,湿润的海风,变幻莫测的大西洋,

陪你走过天涯海角。

里斯本繁华的大街,华丽的中央广场,随处可见的哥特式教堂,街角的古朴老店,这个城市独特的魅力与s市截然不同。街角浓郁的咖啡香吸引路人驻足,白色的老式小洋房散发出下午茶的致命诱惑。

手挽着手走进店里,或年轻或年老的人们围坐在古朴的木桌旁用着江波涛和周泽楷听不懂的语言谈笑风生。

新鲜出炉的葡式蛋挞,原味的,芝士的,焦糖的,浓郁的蒸汽式咖啡散发着致命的独特而又诱人,覆盖着厚厚一层可可粉的提拉米苏,醇厚单纯的乳酪芝士都是下午茶的首选。

看着周泽楷眼中瞬间迸发出的点点星光,那双漆黑的墨瞳紧紧地盯着玻璃柜台里的甜品,江波涛勾起嘴角,上前用生硬的英语交杂着比划向着耐心而又热情的营业员大叔将周泽楷看上的所有甜品一一点了一份,若有所思地盯着旁边的咖啡机终究还是露出了笑容,抬手冲着咖啡机指了指。

陆陆续续甜点也都上来了。看着新鲜出炉还冒着热气的蛋挞周泽楷迫不及待就上手去抓,明明被烫着了却还是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急不可耐地往嘴里送,

舌尖触碰到蛋挞的一刹那,浓郁的奶油味瞬间充满口腔,一口咬下去,酥脆的酥皮入口即化,绵软的内馅充斥这浓郁的奶香在口腔中化开,甜而不腻,酥脆外皮的衬托更显得蛋清和奶油做成的绵软馅料的香甜。

迅速解决完一个蛋挞,周泽楷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江波涛双手捧着咖啡杯,红润的双唇在淡棕色的液体中若隐若现。

咖啡依旧散发着热气,江波涛小口小口地抿着咖啡,唇上沾染着残余的咖啡,温润如玉的笑容挂在脸上,深邃的眸子满含笑意地看着大吃特吃的恋人。

周泽楷从餐盘中抬起头,直接对上江波涛含笑温暖的双瞳,愣愣地对视了一会儿以后,周泽楷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瞬间移开自己的视线,低下头拨弄着提拉米苏。

悄悄抬头,对上的依旧是江波涛柔软到可以将人融化的眼神,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薄红,周泽楷急急忙忙地冲上前去夺过江波涛的咖啡杯仰头就是一大口。虽说已经不烫,但是蒸汽咖啡的浓郁醇苦有怎么是这样品鉴的。

不加糖不加奶的清咖入口浓郁的苦涩,对咖啡没有绝对喜爱的人是绝对无法适应的,清咖浓郁的咖啡香的确诱人,不含有奶不含有糖的苦涩又怎么是可以一大口一大口地倒下去的呢?

瞬间皱起的眉头足以证明周泽楷的不知所措,低着头咂吧咂吧嘴,待苦意渐渐消散后抬起头来倔强地盯着江波涛的双瞳,似乎赌气一般表示一点都不苦。

江波涛微扬起身体,双手撑在周泽楷面前的桌沿上,双唇径直贴上周泽楷沾染这咖啡的唇,灵巧的舌尖撬开牙齿,直捣黄龙,攻城掠池。舌尖扫过敏感的上颚,将口中剩余的咖啡的苦涩以及回味的甘甜一并卷进自己的喉头,同时自己嘴里残余的奶油泡芙的甜腻的奶油味渡进恋人的嘴里。

双唇缓缓地分开,江波涛无意识地舔舔嘴唇勾起嘴角看着满脸绯红急促地喘息的恋人:“现在不苦了吧?嗯?”

听说过安达卢西亚的米哈斯吗?建立在半山腰上的一个纯白小镇,背靠大山面朝大海。

这座可爱的小镇拥有十分悦目的房屋:白墙配上红瓦,整个镇子沿着坡度平缓的山麓展开。整个小镇被白色覆盖,一切的一切都是白色的。远处的地中海在小镇高处一览无余。

白色的小镇外观精致,占地面积并不大,随处可见的餐馆,别致的小洋房点缀着零星几点紫色的花朵。建立在半山腰的小镇坐拥最完美的地理优势,从小镇高处俯瞰,密密麻麻的白色单栋小洋楼散布在高山的每个角落。

远处湛蓝的地中海隐隐约约,连接着洁白如雪的天空达到真正的海天一线。

风衣堪堪披在肩上,随意地扣了一粒扣子,周泽楷双手扒在观景平台的栏杆上,弯下腰,整个人伏在护栏上向下打量着,一对墨黑的瞳含着慵懒,向下俯瞰。

海风扬起碎发掀起衣角,他却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慵懒地伏着。肩上的重量与温暖是如此熟悉,江波涛上前一部双手环住周泽楷纤细的腰肢,头轻车熟路的搁在人的肩窝似是随意的来回轻蹭。

江波涛勾起唇角偏头在恋人微凉的脖颈上印上自己的双唇,岁月静好。

挽手走在小镇的街道上,无所不在的白色引人驻足。街边白色洋房外的一排排卡夹以及一旁笑得安详的卷发老奶奶吸引着周泽楷的视线,他似讨好地对上江波涛的眼,随后拽着江波涛的袖口径直走向那个温馨的小店。

卡夹面前周泽楷比较着手里的几张明信片,微微皱起秀气的眉,偏头打量着手上的明信片不自觉的咬住下唇。

江波涛靠在门框上勾唇注视着纠结着的恋人,不自觉地从嘴中滑出一丝轻笑。周泽楷手中捏着明信片听见一声轻笑舒展开眉头转身疑惑地看着靠在门框上的人。

江波涛迅速凑上前去凑到周泽楷耳边:“小周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昂,不用纠结的。”

故意放低的嗓音以及温暖的气息瞬间将周泽楷蒸熟,双手放在对方胸前软绵绵地推拒了几下见没有什么反应急切地低下头声音带上些许嗔怪低声提醒江波涛旁边老奶奶的存在,江波涛装作遗憾落寞一般推开,从周泽楷手中抽出明信片递给老奶奶付钱,随即将一叠明信片塞在周泽楷手中:“喜欢就带走嗯。”

CatedraldeSevillay,塞维利亚大教堂是世界第三打教堂,哥特式的巨大教堂宏伟高大,高耸的钟塔雕刻细腻精巧,典型的哥特火焰顶式的教堂神圣不可侵犯。巨大的双头鹰雕刻在建筑最显眼的地方,足以证明当时西班牙的强大以及张扬。

西班牙的马车随处可见,一匹匹皮毛油光华亮的高头大马或昂首或低头虽是听候差遣。马蹄轻快地落在年代久远的石板路上,向着教堂的大门奔去。

细长笔直的腿落在参差不齐的石板上,随即从马车里探出头稳稳地落在地面,牵着身边人走进了富丽堂皇圣洁高尚的教堂。

神秘的彩色玻璃碎影斑驳,投射出的微弱光芒似乎是这昏暗的教堂中唯一的光源。似有一朵妖娆的蔷薇爬上那圣洁的天使雕像,却被教堂的庄严肃穆吓得窜回地下。

耶稣的血液灌满金杯,神父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教堂,唱诗班的孩子们干净纯粹的声音空灵却又带着说不出的严肃。

两人并肩坐在长凳上,修长的手指交织在一起,静静地聆听着神父的祷告。微微偏头将自己靠在恋人肩上,偏头对上人深邃的眸子,眼底的平静与单纯的确非常少见。

或许,每周的确需要那么一天,或许只是一两个小时,或许是半天的单纯宁静,在严肃纯粹的教堂里,听着主教的祷告,或许忏悔自己的罪恶,或许乞求耶稣的保佑,又或许只是寻找最单纯最平常的一份纯净。

交织双手漫步在圣洁的教堂中,在圣母和耶稣前祈祷,虔诚的参观这个教堂的一切,忽然没头没脑的一句从江波涛嘴里蹦出:“小周,我爱你。”眼里的万千情感终究汇聚在一起,只剩下无限的真诚。周泽楷微微愣了愣,随即勾唇,上前在江波涛脸颊上印上一吻:“我也是。”

万千风景不及你。

文笔辣鸡,拖各位大佬的大腿不好意思/鞠躬,给这个活动拖后腿了QAQ

没有剧情没有故事的一篇小垃圾QAQ

江波涛生日快乐呀,送你一只楷楷做生日礼物w

评论(1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