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惊鸿

【江周】龙舌兰日出(1)

为什么是长篇,因为我写到这里不想写了
清纯不做作
一个很奇怪的故事

被夜色笼罩的s市绽放出与白天截然不同的光彩。浦江两岸的缤纷色彩引人驻足。

酒吧的确是许多年轻男女的不二选择。

昏暗环境内闪烁的刺眼光线,劲爆的音乐从耳中涌入大脑带动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

中心舞台年轻男女热情动感的舞蹈带动酒吧中的每一个人。

嘈杂环境中的交谈音量也不自觉放大,在此,势必要释放出心中一切阴暗,酣畅淋漓,不醉不休。

推开紧闭的玻璃大门,全身上下被室内的暖气包裹,慢条斯理地脱下手上的皮质手套随意往两侧的宽大口袋一塞,

脱下风衣挂在小臂,对周围环境毫不过问,径直走向吧台。

随意将风衣挂在一旁的衣架上,江波涛卷起袖口挽至手肘处露出白皙结实的小臂。

修长的双手暴露在外,细细清洗双手,水流顺着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滑下,随意甩了甩手将残留的水滴甩下,在一旁的毛巾上擦干。

看起来,今天的生意,没有前两天那么好呢。送走一位顾客,江波涛随意跨上吧椅,虚虚伏在吧台上。

玻璃门打开带来一阵冷风,把江波涛吹得哆哆嗦嗦,抱紧双臂从吧台上起来,将背挺的笔笔直。

江波涛伸下一条腿蹬在地上,转过身面对着大门。

双眸猛的睁大,映入眼帘的年轻面孔着实惊艳。

那一眼,江波涛永远都忘不了。

青年清秀的脸庞隐藏在高高竖起的立领中,不同于江波涛的耐看,青年的容颜第一眼看上去就很惊艳,并且,看不厌。

江边的风,很大,青年进入酒吧,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最终选择走向吧台。径直坐在江波涛前面。

江波涛瞳孔微微收缩,随即扬起一个最平常不过的微笑。

青年柔软的头发被风吹乱,一撮柔软的栗色头发顽强的竖立在青年头上。

翘起的头发并没有使青年看起来变得邋遢,反而带上些许可爱,那一撮呆毛,似乎戳进了江波涛的心。

鬼使神差,江波涛的手指似乎不受大脑控制,脱离的中枢神经,将手伸向了青年的脑袋,将头发抚平。

没有等柔软头发被抚平,青年猛的向后缩了缩,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尽全力向后退,双眸直直地盯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人。

江波涛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五指在空气中不自然的蜷了蜷,随即勾起一个略带疏远的公式化微笑,将手收回,背在身后。

看着警惕的青年,江波涛心下不由得发笑。双眼遮遮掩掩的上下打量青年,对上那双漂亮的眼睛时,江波涛不由得一愣

实在是太漂亮的眼睛了,似乎所有的感情都在眼睛中体现,江波涛可以清楚的看到青年眼中明显的防备与怀疑,赤裸,毫不掩饰。

江波涛逼迫自己移开视线,咽了口口水,似是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如果眼中满含爱意,应该,更加动人吧。

先生,喝点什么?

略带飘忽疏远的声音率先打破了尴尬气氛不知何时江波涛手中拿了个长饮杯,白色绸制布帕握在修长手指中,穿梭于薄薄玻璃中。

青年闻声,似是紧张的咬了咬下唇,将原本淡粉色的薄唇咬的发红,半响,当江波涛准备重新重复自己的问题时,细若蚊蝇的声音钻入江波涛耳中。

声音虽然细小,然而在嘈杂热闹的酒吧中,更显声音清朗。

江波涛双眸略微睁大,回过神放下手中玻璃杯,双手撑在吧台上勾起一个略带歉意的微笑/抱歉先生,麻烦再重复一遍

青年抬眸眼中带着薄薄的委屈,似是埋怨的盯着江波涛的脸颊,随即松开紧咬下唇,快速说出回答。

这个回答倒是差点把江波涛逗笑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