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惊鸿

让我们举起火把

第一次参加江周接龙小组的活动,拖后腿势力登场!

没有逻辑强行扣题

梗:江周吵架被轮回众人视为秀恩爱

台词:你的心是真的吗?不,是煮的,这样你就可以吃掉它了

@江周专属的国王游戏 主页君!

气氛一度僵持冰冷

江波涛推开训练室的大门早安一词在口中打转却是硬生生咽了下去。原本自己进入训练室一声轻快而又熟悉的早安却是不复存在。

眉间褶皱一闪而过,指尖下意识捏住口袋内部的布料攥起。

长呼出一口气向着四周的队友轻车熟路的摆出应该有的笑容,随即声音与平常无异的说出一句句的早安。

似是在走程序一般环顾四周,却在周泽楷面前愣了愣,最终还是笑得看起来极其释然:队长早上好

队长这个称呼恰到好处没有任何的亲昵亦或是夹杂的感情,冠冕堂堂,礼貌而尽显生疏。若是换作平时,小周两字早已脱口而出,情爱溶于细腻嗓音之中。

“嗯”简简单单一个单音节字语从周泽楷口中不情不愿的蹦出,钻入江波涛的耳朵顺着耳廓爬入人的神经,击中人的心口。啧,真是冰冷。

嘴角的笑容僵在嘴上坐回电脑桌前,快速开始训练。手指的力道明显加重,似是要将一切发泄在键盘上。

结束训练双手脱力一般的甩开,重心向后靠在椅背上并不动作,半闭上双眸细细做着手操

睁开双眸下意识舔过干涩的唇角,手指勾起陶瓷杯的杯耳捧在手中走入茶水间。

轮回队服套在身上,拉链拉到胸口,略带些早晨的慵懒。

江波涛双手捧着咖啡杯倒着热水。仔仔细细摇晃杯子将咖啡粉调匀,低头抿了口咖啡将唇上褐色液体卷入口中。

咖啡散发的弄弄热气蒸腾,皱了皱眉吐气徒劳的试图将咖啡吹凉,伸手被杯子温暖的手指摩挲太阳穴

肩上忽然一重,本就神经舒缓地江波涛一惊手中咖啡洒出些许,偏头眉头不受控制的挑起,看到熟悉的面孔弓起的肩膀松下。

前辈,有事?

声音飘忽略带沙哑,与平时截然不同仿佛被恶魔附身一般

怎么?小年轻又吵架了?唉,在训练室还要吃你们狗粮。方明华痛心疾首

???什么?狗粮?江波涛瞳孔猛然紧缩根本无法理解方明华如同天书一般的话语

方明华上前两步拍拍江波涛的肩膀意味深长:快去和好,我更加喜欢甜腻的食物,你知道的

江波涛靠在茶水间的门栏上看着方明华渐行渐远的背影皱了皱眉,嘴中细细品味着狗粮这两个不同寻常的字。

咖啡的回甜反入口腔,咂吧咂吧嘴细细品味口中略带些苦涩的甜蜜

转身将空杯子捧在手中走出茶水间,双眸略暗,将杯子放在桌面上环顾四周,扫过队友们的脸颊随即视线停留在周泽楷的脸上。

眼神略微飘忽似是做贼心虚一般打量周泽楷的眉眼,却是不由自主放松肌肉神经。

到底还是不习惯那人眉眼冷峻不带感情的模样,江波涛略微叹气双眸鬼鬼祟祟不时离开人的脸颊并不停留过多时间。

五官的确漂亮到极致,不过,不富含感情到底还是缺了点什么啊。

江波涛摇头,耳边却是突然嘈杂起来,偏头看着自己周围围绕的队友略有些不习惯的耸了耸肩随即换上那抹极其自然的微笑

怎么了?

江副哦,这狗粮我们拒绝吃。冷战还发狗粮真的是能不能有点自觉控制一点啊!……

诸如此类的话语窜入江波涛的耳朵。

不知是何时养成的习惯,下意识的回头看着另一头一直没有发话的对方却是直直的对上人的眸子,虽说视线转瞬即逝,不过呢

江波涛的五指逐渐松开,指尖在桌沿轻轻敲击紧锁的眉头褶皱逐渐抚平。双眸如同鹰眼一般准确捕捉到掩藏在青丝中的一抹妖冶的红

看来,没有想象的如此棘手。

周泽楷坐在电脑桌前,脸上依旧不含感情,却是认认真真听着队友们所说的一切,不自觉的红了耳朵暴露自己

回头与江波涛如出一辙的方法,本打算鬼鬼祟祟的打量江波涛的面部表情,却在触及对方视线的一瞬间收回。内心的焦灼顷刻间尽数浇灭,反倒是略带一点点小小的委屈。

怎么还不来哄哄我。

江波涛清咳两声,站起身来,说不紧张到底还是撒谎,手心中薄薄的一层汗足以证明

选择的还是最为傻不愣登的方法,双手犹豫着抚上周泽楷的肩膀,缩短与人之间的距离:小周,他们说的你都听到了吗

声音极其细,对人的称呼似是不自信一般弱了下去。勉勉强强提高声线眼神却还是飘忽

再怎么样,在恋人面前,最薄弱的一面终会显露。

噗嗤。清清楚楚一声轻笑,周泽楷转过身握住江波涛的手偏头靠在江波涛的胸口

你的心是真的吗?

略微一愣,半响,声音略带些许顽皮

不,是煮的,这样你就可以吃掉了。

笑容跃上嘴角,与公式化的微笑看似没有差别,但是周泽楷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瞅着抱在一起腻腻歪歪的江周二人,朋友们空前一致的举起了我们的火把。

哪怕烧烧烧,还是希望你们好好的啊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吧唧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