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堂风

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孤倨引惊鸿

儿时的味道

祝各位宝宝们六一快乐!!!

19:00档接棒。

上个世纪末端,酷暑中大家闺秀身材曼妙,穿着具有特色的旗袍踩着双细高跟从肩膀上斜挎着的包中掏出把精致小巧的扇子打开,慢条斯理的扇着风。

小弄堂里面容和蔼的奶奶推着容量不大的小冰箱,端了把小板凳坐在冰箱后头,冰箱上头竖着块纸板,端端正正写着盐水棒冰五分一根。

看到沿路走过的中年人或者下了学蹦蹦跳跳却热得很吐出舌头的小孩子们,就冲他们招招手吆喝着。

来根棒冰伐?解暑又解渴。

路人一般都会驻足,探探裤兜拿出零钱,然后从弥漫着冷气的小冰箱里拿出一根盐水棒冰,微笑着冲老奶奶颔首,咬下棒冰的一个尖。

和平时吃的甜甜的棒冰不太一样,甜味中夹杂着咸口,但是,含在嘴里真的很舒服!

江波涛在周泽楷期盼的眼神中咬下冰棍的一个尖,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双眸一下子就亮起来了。

周泽楷明显就闲适的多,盐水棒冰在S市可以说是小时候的记忆了,伸出舌尖舔了舔冰棍,顺带留心江波涛的反应。

在骄阳下闲逛两个人都汗岑岑的,S市的夏天又闷热的很,表面温度并不高,但是汗一出就止不住,齁的很。

看到街边的冷饮店周泽楷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了,扣住江波涛的手腕冲着目标就奔过去,能让周泽楷在这种天气里愿意奔,想必这冷饮在他眼里是有多么重要。

周泽楷的视线在冰柜中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棒冰中略一停留,最终视线在娃娃雪糕,绿豆棒冰与盐水棒冰中来回徘徊,下意识转头望着一边的江波涛似乎立马意识到什么,屈起手指叩了叩冰柜。

老板,两支盐水棒冰。

周泽楷从口袋里掏出零钱放在冰柜上,两手捏住包装袋上缺口的地方将冰棍取出,递给江波涛。

注视着手上的冰棍江波涛是有点哆嗦的,大概感觉上粗略一看就像是混浊的水冻成的冰,说的好听点,那就是奶白色的冰棒。

在江波涛的记忆中冰棒一直是只有甜,这一种口味的,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想象,参杂咸味的棒冰是怎么样一种口感

不过啊,味道真的很棒。江波涛含着手中的棒冰咂吧咂吧嘴,顺便在心中的菜单中默默加上一笔。

周泽楷在捕捉到江波涛的表情笑意便绽开了,餍足地舔着手中的冰棒。

冰棒在阳光之下很容易融化,融化后的冰棒顺着木棒一路留下来,周泽楷着急忙慌去舔,随后再一路舔上来。

这无疑戳了江波涛的心,也顾不得吃手上的棒冰,就定定的看着周泽楷,嘴角笑意明显。

待到周泽楷吃完一脸疑惑又无辜的撞上江波涛的视线,江波涛至此才想起手上已经融化的棒冰,急忙补救。含住棒冰一口咬下一块儿,被冰刺激的呲牙咧嘴,耸起肩膀差点跳脚。

他很明显看到周泽楷在忍笑,咽下差不多融化的冰,走过去拍了下正在吮手指的对方。

手指顺着周泽楷的刘海一路向下,屈指刮了下对方挺拔的鼻梁。

江波涛干脆顺路扣住周泽楷的手腕把木棍捎走,故意浮夸的远远投向垃圾桶,这冰棍木棒也非常给他面子,窜入垃圾桶。扭头冲着身边人略一扬眉,约莫就像个讨夸奖的小孩子。

回了小窝江波涛率先洗完了手陷入沙发的拥抱中,跟着身旁的沙发遍一沉,还没来得及偏头,周泽楷便把手上的水往江波涛脸上甩。

又使坏。江波涛抹了把脸上的水把手掌往周泽楷脸上贴。对方看了急忙向后退,退无可退就转移话题,捞起桌上的手机点开游览器

手机屏幕上满屏的盐水棒冰的做法,江波涛转头狐疑的瞥了对方一眼,接过手机。

江波涛刚接过手机周泽楷就没影了,过了好一会儿,周泽楷双手托了个棒冰模具放在茶几上,弯腰拍拍裤腿上的灰。

江波涛弯下腰手指刮了刮模具表面,明显看到模具表面被抹过的颜色与旁边完全不一样,在一看,手指上都是灰尘。

也亏你能找出来。江波涛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模具表面,浮夸地吸了口气。

双手托着模具递到周泽楷手里,直视着对方的眸子正经一两秒随即噗嗤一声低了头耸肩笑了起来

小周,快,去把它洗了吧。

周泽楷接了模具转头看了眼被随手丢在沙发角落的手机,扬起下巴示意江波涛。你快看看呀。

待到周泽楷哼着小曲儿捧着烫过的模具回来时,江波涛手中握着手机对上他的眸子踌躇着开口。

这盐水棒冰是淀粉加盐还是盐汽水冻的啊?

周泽楷仰面朝天想了想,随即凑身过去划拉下手机屏幕,认认真真看了半天侧脸摇了摇头。

不晓得呀,要不先……都试试?

周泽楷掰了掰手指仰头,随即双眸一闪满含期待跃跃欲试。

周泽楷都这副模样了,江波涛怎么可能还有余地拒绝,被周泽楷半退半带地窜进厨房。

根据教程还是很简单的一个过程的,周泽楷自动包揽更加复杂的淀粉熬住再冰冻的过程。江波涛也乐得轻松,不过一直关注对方的种种举动。

相对之下江波涛的活就非常简单了,从冰箱取了瓶盐汽水倒在期中一个模具之中,插了根,将塑料棒子插入,便完成了。

一边的周泽楷还在捯饬,手指捏着把小勺子将淀粉融化在清水中,将淀粉水倒入锅中熬煮,拿了根筷子来回搅动到颇有几分腔调。

舀了勺白糖洒在锅中,筷子头沾了点锅中的液体咂吧咂吧嘴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握着锅柄把锅子里面的液体全部倒掉。抢了江波涛手中的盐汽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去。

在江波涛讶异的目光下周泽楷缓慢回头。

味道一点都不灵,肯定不是这个做法。

江波涛暗笑对方的孩子气,一边接过盐汽水瓶子往冰格里倒,按照刚才的步骤把模具盖上,将装着盐汽水的模具妥善安排在冰箱冷藏中。

过了半小时周泽楷就迫不及待去开冰箱,抽了一根却怎么也抽不出来,有点笨拙地试图使用蛮力将冰棒整根拔出来,废了力气却也没有得到一点点报酬。

江波涛上手,将饮用水往冰棒上浇,五指固定住模具向上一抽,直接递到周泽楷嘴边。

味道还是蛮好的。周泽楷含着嘴里的棒冰满意的点头,侧身咬了口棒冰含在嘴里,凑近江波涛便亲了上去。

舌尖一推将棒冰递进江波涛嘴里,在将嘴中棒冰的味道通过这个吻尽数渲染江波涛的口腔。待到吻毕,两人都尝到甜头。

儿童节还是要过的,毕竟你在些许人眼中,还是个孩子,长不大的孩子

评论

热度(12)